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09|回复: 0

《狂智》之永恒与尸林坟场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7-12-7 08:31:58 |显示全部楼层

狂智


邱阳·创巴仁波切/著

江涵芠/译

蔡雅琴/校


|永恒与尸林坟场



首先我想确认一下之前讨论过的内容已经很清楚。莲师的诞生就好比顿然一瞥觉醒境界的体验;「莲师的诞生」❶必须在体验过心的觉醒境界,让那个体验对我们展示出我们自己的纯真和赤子心的特质之后,才会发生。而莲师和邬金国因扎部底王的关系,象征的是行者在瞥见觉醒境界之后的进一步发展。截止目前为止,这似乎是莲师生平故事所要表达的教赖或讯息。

现在继续探讨莲师的下一个面向。在他体验过心的觉醒,并且有了鱼水之欢、坟世妒俗、以及世俗各种欢乐享受的经验之后,心里尚存如何面对和处理世间种种的不确定。莲师的不确定并不是一种迷惑感,而是如何教导众生、如何与众生交流。弟子们自己很忧惧,因为他们以往未曾与证悟者相处过;与证悟者相处、交流,是极为敏锐易感且令人愉快的,但同时也可以极具毁灭性。若是不小心做错了,很可能会被棒打或就此毁了,就像是玩火自焚一般。

就这样,莲师与轮回之心❷相处、交流的体验接着发展下去。他被逐出皇宫,继续有了更多新发现,这个阶段他所发现的是「永恒」。此处所谓的永恒,指的是觉醒的体验相续不断,无有变动,对此也毋须做出任何取捨抉择。此时,莲师和有情众生相处交流的体验是远离取捨的,就第二个面向而言,这点变得非常重要。

莲师的第二个面向称为「金刚总持」(Vajradhara)❸。金刚总持是具备无畏特质的心的境界或原则——对死亡的恐惧、对痛苦和不幸的恐惧,种种恐惧都已经被超越了。超越了这些状态之后,生命的永恒继续凌驾于其上,这种永恒并非特别依存于生命的各种情境,也不取决于让这些生命情节更健康、也不取决于我们长寿与否。这种永恒不依存于这一类现象。

现在探讨的这种永恒,也可以被应用在生活中。这种永恒的态度有异于世间相对上对永恒的观点,而世间相对上的观点是,如果你证得了某种高人一筹的灵性层次,你就会超越生死;你会万寿无疆,睥睨世间的现象游戏,而且能够掌控一切。这是一种不死超人的概念,一个穿上超人装到处拯救众生的上善救世主。这种对于永恒和灵性的普遍观念其实满扭曲的,而且很像卡通情节:心灵超人具有超越众生的力量,因此他可以长生不老,也就是说,他超越别人的力量可以持续不断,当然同时他也的确在解救众生。

身为金刚总持,莲师对于永恒的体验,或者说,以永恒状态而存在的经验,相教之下极为不同。此处的确有种相续不断的状态,因为他已超越生、死、病、痛等等各种恐惧。这是一种活生生、令人震撼的体验,但并非是他个人长生不死,而是这个世界长青长存,生生不息,因此,莲师就是世界,世界就是莲师。他的力量能够凌驾这个世界,因为他没有去掌控这个世界,这阶段的他并不想拥有什么权利超人的身份地位。

金刚总持是梵文「伐扎达惹」(Vajradhara),「伐扎」的意思是无法捶毁,「达惹」的意思则是持有者,所以伐扎达惹就是「无法捶毁之境界持有者」或「不动境界持有者」,这就是莲师所证得的永恒境界,因为他一出生就是全然清净、完全纯真的赤子,如此清净且纯真,使得他无所畏惧地探索了生和死、贪与嗔的世界。这无畏的探索是莲师之生命存在的前行准备,但是他进一步探索,超越了这个准备阶段。生死和其他危险威胁等,在轮回心或迷惑心的眼中,看起来或许是实体世界中的实存现象,但是莲师并不看待这个世界是一种威胁或危险,他开始视之为家。以此方式,莲师证得了永恒的本初境界,相较于多所变动的自我状态,这真是南辕北辙,判若云泥;自我或我执时时刻刻都需要去维护自己,时时刻刻都需要更多的保证,但是,此处莲师基于迷惑众生的启迪,透过对修道唯物主义的超越,证得了一种相续不断的境界。

青春年少的王子,方才被逐出皇宫,开始漫游于尸林坟场间;披头散发的无主骷髅四散于地,胡狼与秃鹰虎视眈眈地盘旋空中,腐败的尸臭弥漫各处,尽管这一切和他是那么不协调,但年轻优雅的王子似乎很能适应。

莲师是那么无所畏惧,在漫游菩提迦叶附近的清凉寒林时,他的无畏成了稳固的安住之处。那儿有着阴森可怕的树林,魔鬼般张牙舞爪的岩石,庙宇凄凉的废墟,空气中充满着死亡与荒芜的气息。尽管被抛弃,被逐出自己的王国,莲师却若无其事地流浪、游戏其间,好似这些都不曾发生过一般。事实上,尸林看起来虽然如此恐怖,他却将之视为他的另一座皇宫。他见证了生命的无常,却发现了生命的永恒,也就是生与死片刻不停发生的过程。

有一次,邻近地区发生了饥荒,死亡笼罩着众人。大家被长久盘据的死亡和疾病搞得精疲力竭,因此有时人们甚至连半死不活得人都弃置于尸林中,苍蝇、虫子、肉蛆和阴冷的蛇随处可见。莲师,这位年轻王子,新近才被逐出雕梁画栋、富丽堂皇的王宫,却把尸林当成了家;皇宫与尸林,在莲师眼里毫无分别,他欣然接受这一切。

在所谓的文明国家中,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,不会看到这类尸林坟场;我们通常把亡者的大体装进棺材中,恭敬地埋葬起来。然而,我们却总是被规模更大的生、死、迷惑混沌的坟场所包围,在日常生活当中,也时时遭遇着这种尸林坟场的情境,被半死不活、骷髅僵尸般的人们所围绕。尽管如此,我们若能向莲师见贤思齐,便能以无畏的态度来面对这一切。尽可能让着迷惑混沌多多启迪自己,如此迷惑混沌便自然而然地井井有条起来;由于我们能够如实地和这个世界的本貌互动交流,混沌会成为一种有条有理的混沌,而不是迷惑惘然的混沌。

莲师找到最近的一处山洞,开始禅修佛性恒常的法则,也就是说,佛性恒常存在,不为任何事物左右。了悟这个法则是持明者五个阶段之一,这是第一阶段,称为「永恒持明」(vidyadhara of eternity)❹。

「持明」的意思是「持有科学性之智慧者」,或「证得圆满狂智者」,而狂智第一阶段即是有关「恒常」的智慧。根本没有什么能对我们造成威胁,一切都是装饰、庄严。情境越是混乱,一切事物就越能成为庄严。这就是金刚总持的境界。

我们可能会纳闷,一位年轻纯真的王子,是如何被训练成能够得心应手面对尸林坟场的各种情境。我们可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,因为一般通常会认定,应变处理的能力来自于训练,也就是说,我们必得受益于某种教育体系才会有这些能力,必须读过什么书方知如何住在坟场里,必须学习在那儿能吃什么,不能吃什么。但莲师完全不需要这些训练,因此他一出生就是证悟者,从法身现出,进入报身状态,对正觉的瞥见是不需要训练的,教育系统在这儿是不必要的。这是与生俱来的本性,完全毋须依凭任何训练。

事实上,「需要训练」的概念,一整个就是很疲弱的方法,因为这让我们觉得自己内在没有什么潜力,所以才必须「让自己变得比现在更好」,必须和英雄或大师一决雌雄似的。因此我们试着仿效那些大师和英雄人物,相信自己经过某种精神上的装换过程,最终应该就能「变成他们」。尽管我们并不是他们,我们却深信自己可以藉由模仿和假装,藉由不断欺骗自己说那就是我(但那个并不是我),就能变成他们。然而,在真正瞥见证悟、正觉时,这种矫饰虚伪是不存在的。你并不需要假装自己是什么,你本来就是!你内在本来就存在着某种天分,问题只在于把这些付诸实修而已。

尽管如此,光是想像莲师在山洞中禅修,周遭尽是尸体和猛兽,他的发现对我们来说仍是显得有些孤寂凄凉和恐怖。不过,我们还是必须在个人的日常情境中这样的发现。我们不能蒙骗自己生命中已发生的经验,我们不能或不切实际地相信一切都会安然无恙,自欺欺人地以为这样就能该改变自己的体验,以为最后终将会有美丽的结局。如果这么做,结局绝对不会是我们所想象的那般美丽;就是因为我们期待一切好转,期待一切美好,最后只会事与愿违。

心中有这样的期待时,我们应对的观点根本就错了。美丽对抗着丑恶,快乐对抗着痛苦,在这个竞争对抗的世界中,根本不可能达成什么。

我们可能会说:「我修了很久,我一直在寻找证悟、寻找涅槃,但总是走一步退三步。修行初期,这些修行方法确实助我一臂之力,我觉得自己好美,我感到喜乐异常,我以为自己还会变得比这更好,甚至超越这些。但是,什么也没发生!修持变得单调而令人生厌,然后,我开始寻找其他解决方法、其他状态;但同时我又想:〖我开始不忠于上师教我的修行方法了,我实在不应该再去找其他方法,我不应该去别的地方寻找,我应该要有信心,我应该坚守立场。好吧,就这么做吧!〗我就这么留下来了,但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且单调无趣。事实上,我觉得非常烦躁不安且痛苦异常。」

这样的情况周而复始,不断循坏。我们建构一套信念,说服自己相信它。我们喃喃自语:「现在我应该有信心,如果有信心,如果深信不疑,我就会被救赎。」我们试图以某种方式预先建构信心,试图从中得到助力,但是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,结果总是相同——我们一无所获。透过这种方法做心灵修持,一定会发生这类问题。

在莲师的心灵修持法门中,我们并不企图找到什么助力、启发源或某种喜乐,相反的,我们挖入生命中的各种恼怒病灶,钻入这些令人瞋怒烦怨的根源,以之为家。假使能够以这些瞋怒烦怨为家,它们就会成为大乐的的泉源,这就是超越一切的喜乐,因为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。这种喜乐不再是和痛苦有关,或是相对于痛苦的那种快乐,所以整个状态变得非常精确、鲜明且豁然开朗,让我们能够有所共鸣。

透过这永恒境界,亦即持明五階❺的第一阶段,莲师更进一步去适应这个世间。这个适应世间的过程,在莲师其他面向的研究中,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。这个主题接二连三生起,屡见不鲜。

弟子:莲师将坟场当作自己的家,这难道不是被虐狂吗?
创巴任波切:首先我们必须搞清楚,这其中丝毫没有瞋怒或侵略性,莲师并非企图胜过任何人,他就是在那儿,如实面对事物本貌。至于被虐狂的话,你需要有个怪罪的对象,某个和你的痛苦有关的人,好比:「我自杀的话,爸妈就会知道我有多么恨他们!」但此处所说的并非是这种状态,这是个非存在的世界,然而莲师还是活在其中,与之共舞。

弟子:我不明白「从莲花中出生」这种超凡入圣的特质;这就好比耶稣的母亲是处女一样,这不就意味着,莲师是超越我们凡夫的完美典范,我们应该视之为「非人」吗?
创巴仁波切:就某方面来说,从母胎出生和从莲花中出生其实是相同的状况,并没有那么超凡入圣,这只是在形容真实存在的奇迹而已,第一次亲眼见到妇女分娩的人,也都认为自己见证了奇迹。同样的,从莲花出生也是一个奇迹,但这并非就特别神圣或情净。「从莲花中出生」象征的是一种宽广开阔,因为不需要经历幽闭在子宫中九个月的过程。这是一种自由开阔的状态——莲花绽放,孩子就在里边儿,非常直接了当。至于莲花的状态和「耶稣的母亲是处女」的合理性,这两种说法并不需要拿来相提并论。这样的莲花只有当时的那一朵,之后莲花就枯萎了。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自由解脱的诞生。

弟子:从莲花出生也可以象征否定了业力的经历。
创巴任波切:没错。其中完全不涉及业力的经历,就只是在阿富汗地区的某地,刚好有一朵莲花诞生了一个孩子。

弟子:可否请您说明,莲师的金刚总持面向和噶举传承的法身佛金刚总持之间,究竟是什么关系?
创巴仁波切:就像你刚刚提到的,噶举传承的金刚总持是法身层面的本初佛,这是恒常存在的。但莲师的金刚总持面向,则是报身层面,与生活体验交流互动;也可以这么说,这是在法身的次要层面上,和有情众生的周遍一切处有所关联,要去互动交流的众生可说是不计其数。但此处的主要重点是报身原则。就此道理来说,报身的五个面向——五个报身佛,可说就是莲师八相。

弟子:您谈到以瞋怒烦怨为家,更准确来说,尽情地品尝它;这观点的出发点是不是因为痛苦其实和退缩与逃避有关,所以我们索性投入痛苦中,亲近它,然后它就会消失?我们是否有机会从中达到证悟?
创巴仁波切:这个观点其实满微妙的。我们总是担忧会产生某种受虐狂的状态,在对禅宗法门的激进心态中,也常见到人们这么想;另外也有所谓深入教法、漠视痛苦的「启发人心」的方式。这些心态都会导致盲目的迷惑,然后我们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受到滥用,没有被善待。
但就此处的情况来说,面对痛苦一方面并不是那种受虐狂的状态,不是某种激进极端的修持,另一方面也不是漠视一切、单单是投入精神上的虚无缥缈,而是两者之间的中道。首先,我们要知道痛苦是真实在那儿,一种正在发生的实际体验,而不要只是把痛苦当成某种教义或哲学观感。痛苦就是痛苦,或者就是心里不愉快。不要丢下它不管,如果这么做,你就会失去可运用的资源;但你也不是自投罗网或自讨苦吃,这样做的话,你只是让自己陷入自我毁灭的过程,你在折损自己;所以我们必须在二者之间找到平衡点。

弟子:以瞋怒烦怨为家,这和曼达拉原则有何关系?
创巴任波切:这其实就是曼达拉本身了。与恼怒烦怨互动交流,意味着有各式各样恼人的事,而且还会衍生出更多麻烦事。这就是曼达拉,你正身处其中。曼达拉就是一种全然的存在,而你就在这存在的中央。所以你当下就在恼怒烦怨的正中央,这是非常有威力的。

弟子:在界定所谓「持明者」的时候,您谈到是「持有科学性的智慧」,科学性的智慧和莲师的生平有何关系?
创巴仁波切:我用「科学性的智慧」这个词汇,指的是能针对各种情境做出反应的最精确知识。狂智的精髓在于,你完全没有策略性计量或某种完美的典范,你只是敞开自己。无论弟子呈现什么状态,你就是因人制宜地做出反应;无论何时这都会是很科学的,因为它总是能符合各种情境的本质。




❶请注意此处仁波切是以莲师的诞生作为修道階段的一种比喻
❷指的是轮回众生
❸以往译为金刚总持,第十七世大宝法王曾更译为「持金刚」
❹这有可能是「寿命自在持明」,藏文:tshe dbang rig ‘dzin。但因仁波切未提到藏文,无从得知是否相呼应。
❺一般是说四种持明对照修行五位:资粮、加行、见道、修道、无学;龙钦巴大师则认为,异熟持明属于资粮位与加行位,寿自在持明属于见道位,大手印持明属于修道位,任运持明属于无学位。

菩提心妙宝,未生者当生,已生勿退失,辗转益增长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
Archiver|吉祥苑 ( 渝ICP备09018638号)(佛法开示答疑QQ群: 43664723(已满) 89887695(请加)| 恭请法宝电话:13979784366 | 网站技术咨询QQ:183777254 )

GMT+8, 2018-1-18 14:08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