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73|回复: 0

《狂智》之让现象共舞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7-12-15 20:27:01 |显示全部楼层

狂智


邱阳·创巴仁波切/著

江涵芠/译

蔡雅琴/校


|让现象共舞


我们花了好些时间在莲师八相的首二相上,接下来可能无法用相同的步调来深究莲师八相的其他六相;不过截止目前为止,我们探讨到的内容已为探讨莲师生平与其发展打下了基础。我想做的是传达莲师生平的整体感,呈现他的所有面向。这很难做到,因为语言媒介很有限,语言无法涵盖所有的洞察,但我们就尽力而为吧。

我们并非是从外在形式的历史观点、或外在虚构神话的观点来探讨莲师,可以这么说——我们要「深入骨髓」,也就是莲师的当下刹那或本初的面向,以及他从这个面向与生命互动的方式。相对于看待他只是一个历史人物或神话人物的说明和解读,就像是「亚瑟王」一样,这是从净观或密续的观点来看莲师的生平。

这种内幕故事建基于莲师生平中发生的事件与法教之间的关系。我就是从这个观点来述说莲师的故事,无论他的身份是年轻王子,或是生活在尸林坟场的年轻悉达❶或有证量的成就者。这两个面向对于接下来的莲师生平故事占有极重的份量。


莲师的下一个階段进入了必须受戒出家的生活。他必须受戒成为比丘、僧侣。走入寺院系统非常重要,因为寺院提供了持戒的环境。莲师的出家戒由佛陀的弟子兼侍者阿难尊者所授予,并得到梵文法号「释迦星哈」,译为藏文是释迦僧给,也就是「释迦狮子」,意思是「释迦族的雄狮」。佛陀的名号之一也有相同的部分(佛陀有时也被称为「释迦牟尼」,可意译为释迦族的圣人❷)。透过这个法号,莲师成为佛陀教法传统的一份子。这点非常重要,因为行者需要与传承建立强烈的连结感。就这样,莲师让自己成为传承的一份子,并了解到这部分所扮演的重要角色。


佛陀的传承是一个恒持根本明智的传承,一种明智地面对生命的态度。成为僧侣意味着以明智的态度过生活,明智且高尚地面对生命,因为这代表如实地面对万事万物;身为僧侣,更不能错失这些重点。你面对生命的观点是,这个当下其实酝酿了一种活跃的生机,一种全然,一种不被贪瞋或其他现象所干扰的如如不动,你就是在寺院生活所允许的范围中,如实地面对一切事物。


莲师以僧侣的角色继续成长,他再度以年轻王子的风格而示现,不过这次是一位成为僧侣的年轻王子。他决定成为救度世间的角色,为世间带来佛法的信息。


一天,他前去参访一座尼院。这座尼院住着一位公主,名为曼达拉娃,新近削发成尼,完全断绝世间的一切欲乐。她住在一个隐密的僻静处,由其他五百位女性所守护,她们的职责就是确保公主持守好出家戒。当莲师出现在尼院时,有着从莲花出生的纯真,以及清净完美体态的他,自然受到大家的赞叹。他实在美极了。他为全尼院做皈依,所有的尼众都变成他的弟子。


曼达拉娃公主的父亲马上就耳闻了这个消息。一位牧牛者向国王报告说,他听到尼院中传来不寻常的男性声音,大声布道说法。在国王心目中,曼达拉娃公主是完全清净的尼师,和男性没有任何交集,因此牧牛者带来的消息另他火冒三丈,于是国王派遣大臣到尼院去查清真相。大臣不被准许进入尼院,但是他高度怀疑尼院里事有蹊跷,禀报国王之后,国王决定要派兵打破寺门,长驱直入,逮捕这个佯装上师的无赖。他们真的这么做了。俘获莲师之后,他们把莲师丢到檀香木堆上,点火焚烧(这是国王中特有的一种刑罚),公主则被丢入混杂着荆棘、虱子和跳蚤的松脂中——这就是国王概念中所谓的「宗教」!


熊熊的火焰连烧了七天,一般人受火刑时,火焰顶多一两天就熄灭了,但是焚烧莲师的火焰却延绵不停。这可不寻常!国王开始想,或许这个浪迹四方佯装上师的男子真有什么过人之处,于是派人前去调查,此时发现火焰熄灭了,但火焰烧灼之地却变成一座巨大的湖泊,湖泊中央坐着莲师,而且又是坐在莲师座上。国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认为应当好好了解一下此人的底细,他决定不把这个任务交给手下,而是亲自前往面见莲师。国王到了当地之后,看到原本是尸林坟场,对这个要犯实施火刑之地,竟然变成了湖泊,湖泊中央的莲花座上坐着莲师,他完完全全被震慑住了。国王向莲师忏悔所犯下的恶行和愚蠢的行动,并邀请莲师到皇宫。莲师拒绝了,说他不会前往罪人的皇宫,因为这个罪人——邪恶的国王,逼害那身为国王与上师二者之心灵精髓的人,彻底忽视了心灵修持的真正意义。但国王不断恳求,最后莲师终于接受了邀请,国王甚至亲自为莲师拉车。莲师后来成为了「惹吉咕噜」(rajguru),也就是国师,而曼达拉娃公主也被人从荆棘松脂中救出来。


在生命的这个阶段中,莲师接触现实世界的方式讲究精准正确,但是在这个讲究精准正确的范畴中,人们在修道上犯错时,他也给与空间容许犯错,甚至宽容到允许国王企图活生生烧死他,还把他的弟子曼达拉娃公主丢入荆棘松脂中。莲师认为应该让这些事发生。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,清楚显示了莲师教学的方式。


为了让国王自己意识到自身的烦恼——亦即他的整个行径和思考方式,因此给予一些空间是非常必要的。这个领悟必须自行现前,而不是在莲师被捕前就示现神通力来达到这个目的(莲师的神通力当然是不在话下)。莲师大可直接说:「我是世间最伟大的导师,你动不了我的一根汗毛的。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神通力!」但他并没有这么做,反而让自己被捕。


这就是莲师如何与轮回迷惑之心(众生)互动的一个重要指标:让迷惑自行现前,然后让迷惑修正自己。这有点类似某禅师与女弟子的一个故事。女弟子怀孕生子了,她的双亲抱着婴儿来找禅师认账,说:「这是您的孩子,照理应该由您来抚养。」禅师只答了:「喔,是吗?!」就把孩子接过来抚养。几年之后,女弟子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谎言,孩子的爹其实并不是禅师,而是另有其人。
她终于告诉双亲真相:「我的上师并不是孩子的爹,是别人啊!」结果双亲开始担心孩子,反而觉得应该从山中闭关的禅师手中把这个孩子「解救」出来。他们找到了禅师,说:「我们发现这孩子并不是您的,现在我们希望您能让孩子自由回到世间,我们想把孩子带回家。因为您并不是孩子的爹。」禅师只是淡淡地说:「喔,是吗?!」

就这样让现象舞现,让现象自己愚弄自己。这就是方法。不需要说:「我来跟你说吧,我想从里到外解释清楚。」这没什么意义。「说出什么」本身就不恰当了,更别说要找到适当的内容有多困难,这些根本一点也不管用。这个现象世界并非言语或以偏盖全的琐碎逻辑可以操控的。现象世界只能就实际发生的事来面对,就它本身的逻辑来运行。这是一种更加宏观的逻辑,是一种全面性的现象逻辑。所以,莲师式风格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,让现象自行展现,而不是试图改善或解释什么。


在下一个情境中,接下来这个面向是:莲师遇到五百个外道,梵文称为tirthikas,也就是非佛教或称异教徒。他遇到的这批异教徒是有神论者——婆罗门教徒,或许也可能是耶和华的信徒,无论称之为什么,总而言之就是佛法无神论的相反,此时发生了一场逻辑辩论,万头钻动的人群围绕着,两位班智达面对面,有神论班智达和无神论班智达,针对心灵修持的本质进行辩论。这两位都追随心灵修持之道(无论你是有神论或无神论者,都可以说是在追随一种心灵修持之道),两位都试图建立自己的立场,证明自己所进行的心灵修道是有根据的。在这场辩论中,有神论者胜过了佛教徒,佛教徒彻底被逻辑智慧所击败;因此莲师被邀请来修诛法,诛灭这些有神论者和他们的社群。莲师修了诛法之后,当地发生了山崩土石流,五百位外道班智达都丧生在这场灾难中,他们的聚会场所也毁了。


在这个面向中,莲师的示现被称为僧给扎桌,意为「狮子吼」。狮子的吼啸捶毁二元对立的心理状态,二元之心就是对事物贴上某种价值和有效性的标签,因为其中「还存有其他状态」,像是大梵天、上帝或其他神袛,你想称为什么都可以。这种二元的方式主张。因为「那个」有所存在,所以「这个」也是坚固真实的。或者,为了要有某个他或她,某个不管是什么,我们必须接受有所谓更高階的状态,那个客观上有所存在的事物。这种方式总是会产生问题,而能够摧毁这种二元概念架构的唯一方法,就是生起莲师的狂智。


从狂智的观点来看,「那个」并不存在,原因是「这个」(也就是自我)不再存在。就某方面而言,此处的摧毁可以说是两头的除灭,不过这个摧毁还是无神论者所偏爱的。如果耶和华或大梵天真的存在,这意味着,为了承认那个存在,就必须要有一个感知者存在。但是狂智的运作是,认知者并不存在;它已经不在那儿了,或者至少它的存在是值得存疑的。而假使「这个」(我)不存在,毋庸置疑的,「那个」也连带着不存在了。这一切纯粹只是幻象、幻觉罢了,甚至即使幻觉要有所「存在」也必须要有一个「幻想者」的存在。所以说,自我中心概念的摧毁(无我)的连带结果,就是「那个」的不存在。


这就是莲师示现「狮子吼」相的方式。狮子的吼啸被听到了,因为狮子不畏惧「那个」,狮子非常愿意融入、让自己淹没在那一切之中,因为再也没有会被摧毁的「这个」有所存在。以这个道理来看,我们可以说狮子吼和「金刚慢」的发展培养有关。


下一个面向是多杰卓洛,意思是愤怒金刚,这是莲师前往西藏的时期。西藏人在这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外来的宗教或敬神仪式,他们对印度教的的诸神一无所知,也没听过「大梵天」这名称,当时藏地广为流传的是「爷先」(yeshen)❸,在苯教①中,这个字的意思是「究竟」或「胜义」。「爷」(ye)指的是「本初」,「先」(shen)指的是「先贤、组先」或「伟大友人」。佛陀教法来到西藏之后,此时面临的是全然崭新的角度,崭新的途径。


在此之前,莲师所面对的一直都是印度教徒、大梵天信仰者,来到藏地之后,他所面对的完全不同于此。


藏文「爷先」有一种「祖先」或「古代」,或甚至「上天」的意思。这个字和日文的「神(shin译音)」很类似,也就是「天堂」;抑或中文「大」(ta译音),有一种至高无上的意思。这三个名相都和某种更伟大、高高在上的状态有关,其中涉及了一种升华或提升的过程,从这儿我们可以联想到龙、雷电、云霭、太阳、月亮、星辰等等。跟这些名相有关的是「上面的」某种东西,某种更高、更伟大的宇宙性。


这对莲师而言相当棘手,根本不可能透过逻辑来处理这些状况,因为笨教传统的智慧非常深奥,非常非常深奥。如果莲师必须用逻辑来挑战笨教徒,唯一的方法只有告诉他们:天与地是双融合一的,天堂这样的东西并不存在,因为天与地是互为缘起的。但是(对他们而言)这个逻辑不太能成立,因为大家都认为这个世界、天堂、山峦、星辰和日月是存在的,你无法光是说没有大地、没有山峦日月、没有天空星辰,就让这些人信服。


笨教的根本哲学非常深奥,有点像是美国的印第安人,日本的神道,或者中国道教对于宇宙之明智的看法。这是极为合乎情理的一种说法,但这还是有问题的,问题就出在:这完全是以人类为宇宙中心的说法。这个世界是为了人类而创造,动物是人类的桌上食,他们的皮是人类的衣裳,这种以人类为宇宙中心的说法,根本上其实欠缺根本明智,这种说法使得人类失去对各种生物的相续根本心识的尊重;而结果就是,苯教徒以动物作为祭礼,贡献给「爷先」大神。此处我们也会发现,这和美国的印第安人与日本神道徒的观点非常类似——人类是宇宙的中心。根据这样的观点,青草与绿树、飞禽走兽、日月等等,都是为了人类的享用而存在,整个宇宙系统根本就是建基于人类的生存上。这可是个大问题。


佛教所持有的并非是民族性宗教态度,民族性宗教大部分倾向于有神论。我们要记得,基督教承传了犹太教的有神论,而无论是犹太教、神道、印度教,以及其他类似的宗教,都是有神论的民族性宗教。他们对于「这个」和「那个」、天与地之间的关系,都有自己的一套道理,极难将无神论的态度引见给原先坚信有神论宗教的国家。对于自己的根本生存状态,这些国家的人民深信这个地世界倚重上天的存在。他们的敬神心态早已根深蒂固。


近代的耶稣会士和其他天主教的传教士,发展出一套说法,告诉那些原始信仰者:「对,你的神的确存在,一点儿也没错,只是我的上帝比你的神睿智多了,因为上帝无所不在……全能且全知。」但是佛教所面临的却是完全不同的状况,这里并没有你的神或我的上帝的问题,你有你的神,或你的上帝,但是我却没有,所以我好像是悬在半空中,到哪儿也不是。我没有什么替代物给你,那么我的方式究竟哪里伟大有威力呢?我没有什么可以替代你的神,唯一可以拿来替代的,就是狂智——因为心具有极大的威力。我们都有「心」,动物也有。每个人都有心,无论是「祂」或「祂们」,抑或「祂们」和「祂」,或者他,都一样。


我们的心境是非常有力量的。心幻想自己摧毁什么就可以摧毁什么,幻想自己创造什么就可以创造什么。无论心境中有什么意图,它就会发生。想像你的仇敌,你想要消灭敌人的话,就能构想出各式各样的计谋来消灭敌人。你有无穷尽的能力想像如何一举歼灭仇敌。想像你的朋友时,你也有无限的灵感想像如何和朋友打交道,如何让他们心情愉快,让他们生活更舒适或更富有。


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修建这些房子和道路,制造床铺和被褥等等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供食物给他人、设计出各种菜肴的食谱;我们所作的这些事,都是为了对自己证明:自己真的存在。这是一个人文主义的思考,人类的确存在,人的智慧的确存在,这完全是无神论的思维。


莲师的神通建立在这样的无神论层面上。闪电的出现因为闪电就是会发生,而不是因为有更进一步的原因,或是因为其他人、事的涉入,它就是会发生。花朵绽放是因为花朵就是会绽放,花朵的存在是不容辩驳的。白雪的飘落是不容辩驳的,它就是会发生,雪花从高高的天空中飘然而下,那又如何?!你还想造作什么呢?


万事万物皆在这大地上生发,这极具泥土味之地面。万事万物直接了当地发生在最实际地层面上,因此,愤怒金刚的狂智由此不断展露而出,极其猛烈且大力。这个强大的力量发生在「厨房水槽」的层面上,这就是为何它如此令人生气怨恚的原因。事实上,这既是力量的源头,它如此隐晦不散地无处不在。


愤怒金刚骑着一头身怀六甲的老虎到了西藏,这只母老虎充满电能,是一只神气活现的孕虎。牠些微驯服却又潜藏着狂野的力量。愤怒金刚可不屑逻辑,他唯一知道的逻辑就是如何与天堂和世界共舞,因为,天空自成一气,地平线就在那儿;天空有天空的宽广,世界有世界的辽阔。这一切是如此开敞无垠,然而,那又如何?你为何要对所谓的宽广辽阔大做文章?你在跟谁竞赛呢?这个宽广辽阔就在那儿,没错,但你为何没想到其他最微小事物也在发生呢?这些微小事物不是更具威胁吗?沙粒比起天空或沙漠的宽广还险恶多了,沙粒本身的集中性使它极具爆炸性。这是宇宙的大玩笑,非常强大有力的玩笑。


随着愤怒金刚的狂智愈来愈增上,他发展出与未来世代沟通的方法。他写下了很多教法,对于这些内容,他想:「这些内容现在或许不是那么重要,但是我应该写下来,埋藏在西藏的高山中。」他也这么做了,想:「后代会有人发掘出这些教法,他们会发现这些内容多么令人震惊。希望他们好好享用!」这真是个独特的方法。现代很多上师只考虑眼前所能产生的影响,并没有试着对未来能产生的影响未雨绸缪。但是愤怒金刚却琢磨着:「若能让我的教法流传下去,即使未来世代的人们无法真正体验到这些教法的实例,仅是听闻这些语言文字,那威力强大的精神炸弹在未来也一定会爆发。」这真是前所未闻啊!太威猛了。


莲师的心灵力量透过愤怒金刚的示现,所传达的是一种直接的讯息,无有犹疑。它就这样发生了,没有可容解读的余地,没有可供取暖、求安慰的角落,只有纯粹的心灵宇宙大爆炸。你若是去扭曲它,只会当场被炸得粉身碎骨而已;但若是真能如实看到它,你就是身入其境与其同在。这非常坚定决绝,但同时又充满着慈悲,因为,它蕴含了这一切能量。狂智境界中的金刚慢,是多么超绝,然而却又盈满着慈爱的特质。


你能想像同时被爱与恨撞击的情况吗?在狂智中,慈悲和智慧同时冲击着我们,没有机会进行任何逻辑分析,没有时间多想,没有时间解决什么。它就在那儿,同时却又不在那儿!而且同时它还是个天大的玩笑!

弟子:狂智会需要我们先提升自己的能量吗?
创巴仁波切:我不认为是这样,因为能量随着各种情境而来。换句话说,高速公路本身就是能量,而不是你高速驾驶才有了那个能量。高速公路提示你,让你觉得要高速驾驶,那个自存自生的能量本来就在那儿。

弟子:不需要考虑车子的因素吗?
创巴仁波切:不需要。

弟子:除了宁玛派之外,还有其他教派也发展出所谓狂智的教法吗?
创巴仁波切:我认为是没有。其他还有所谓的大手印传承,这建基于一种精准正确的道理上。但是我从自己上师那儿领受到的狂智传承,看起来似乎是蕴含更多的潜力。它满超乎逻辑的,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如何处理和面对,会觉得手足无措,受到威胁。狂智似乎是宁玛派和阿底瑜伽独有的。

弟子:莲师在愤怒金刚之前階段的名字是什么?
创巴仁波切:尼玛欧瑟,也就是「日光持」。

弟子:那是莲师与曼达拉娃公主在一起的时期吗?
创巴仁波切:不是。那段时期他的名号是洛滇秋色,也就是「爱慧」。唐卡描绘中,他戴着白色头巾。

弟子:有没有任何控制方法或戒律是和狂智有关的?
创巴仁波切:除了它本身之外,没有其他什么了。它就是它自己。

弟子:没有什么指导方针吗?
创巴仁波切:没有什么教科书能教人如何变成一个狂智者。读读书当然无伤大雅,但是,除非亲自透过接触狂智传承(某个即疯狂又智慧的人),而亲身得到狂智的体验,否则不可能光靠读书就得到这样的体验。绝大部分其实得依靠来自传承的讯息,依靠某个已经传承到体验的人;若非如此,整个状况就会变成纯粹的神话,但你若看到某人真的具备狂智的某些特质,这就提供了某种再保证,这时候是值得的。

弟子:除了传承本身之外,可否请您举例说明那个心灵的定时炸弹——莲师为后人留下的遗赠,让后人在现代揭露的教法,到底是什么呢?
创巴仁波切:可以说,现在这个讲座就是其中之一了,假使我们对莲师没有兴趣,就不会来到这儿。他留下他的遗赠(伏藏)、他的风格给后代,这就是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。

弟子:您提到莲师在教导藏人时遭遇的一些困难,主要因为藏人的观点是有神论,而佛教则是无神论。那么,把佛法传授给美国人时,又有什么困难呢?
创巴仁波切:我觉得是一样的。美国人也崇拜日神、水神和山神等等,至今仍是如此。那是非常原始的方式,而且有些美国人也重新发现了他们的传统遗产。我们之中有些人去美国印第安保留区旅游,那儿美极了,但是我们对这遗产所了解的并不一定那么正确。美国人认为自己卓尔不群且很有科学精神,而且博学多才。然而,我们其实还是处于类人猿文化的层次。莲师的狂智途径对我们的教育是更深入的,我们可以成为更超越的类人猿。

弟子:能否请您更进一步说明何谓「金刚慢」?
创巴仁波切:金刚慢就是确然存在我们生命状态中的根本明智,所以我们并不特别需要用逻辑道理去琢磨它。我们不需要证明那个到底有没有在发生。那个促使我们寻觅某种灵性了悟的根本匮乏感,就是金刚慢的一种展现——我们并不想屈就于迷惑的欺压,而是亟想破茧而出。这应该就是金刚慢直觉的第一个表现,从这儿开始,我们就启程入道。

弟子:莲师有两个面向看来似乎是完全冲突的,他让国王的迷惑展现出来对治迷惑自身,但是却不允许五百位班智达的迷惑展现出来(如果把二元也称为迷惑的话),而是藉由山崩将他们全数消灭。可否请您解释一下?
创巴仁波切:这些班智达似乎是头脑非常简单的人,因为他们没有连结上厨房水槽层面的生命问题,他们只是不断增强自己对身份的投射。所以,根据故事情节的描述,与他们互动的唯一方式,就是提供山崩的经验,一种猛然的冲击。透过其他方法,他们都可以做出各种不同的解读。如果把这些班智达放在国王的处境上,他们会比国王更加顽固、更少证悟。由于太过执着自己的教条,他们没有意愿想要和任何人事物进行真正的交流互动。此外,也得让他们领悟到。自己和大焚天都不真实存在,这点是非常必要的。这就是为何他们得到这么一个大灾难的经验,以便让他们知道,这并非是大梵天而是他们自己的杰作。这让他们完全处于无神论的境地——一切都是咎由自取,不可能再归咎于上帝、大梵天或其他什么神祗。





❶梵文siddha,意思是成就者
❷藏文Shakya Tubpa.
❸藏文拼写为:ye gshen,苯教术语,指的是大神。
①苯教(Pön或Bön)是西藏本土的早期佛教。




菩提心妙宝,未生者当生,已生勿退失,辗转益增长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
Archiver|吉祥苑 ( 渝ICP备09018638号)(佛法开示答疑QQ群: 43664723(已满) 89887695(请加)| 恭请法宝电话:13979784366 | 网站技术咨询QQ:183777254 )

GMT+8, 2018-1-18 14:10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